喜娃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大时代从1983开始 > 第四十八节 三炮老爷子回老厂散个步

第四十八节 三炮老爷子回老厂散个步

    陆桥人最实在。

    果真,白昊提了一句:“准备一辆新自行车,让陆桥拿到零件玩命给我送过来,我不能露面,我露面太显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封遇春一旁问了黎东:“小东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建国不在,他现在被调到工电修配分厂攻坚小组,看有没有办法修理那两套生产线。所以封遇春就问黎东了。

    张建国憋了几年的气,黎东何尝不是呢。

    这会封遇春问起,压抑了几年的怨恨一口气全吐出来了,张建国当时已经不在工电厂,黎东可是跟着李三炮身边的。

    屈辱,那份屈辱黎东八尺汉子事隔两年之后气的自己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断了一条手臂的林鹤鸣站在李三炮面前轻轻的拍了李三炮两下,李三炮淡然一笑:“象条老狗一样被人打了出来,娃儿们心里不痛快。可比起林老你受的苦,我这点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林鹤鸣开口了:“我不是来劝你的,我是来告诉你,忍这么多年图什么。”说完,林鹤鸣视线已经转移到了四轴加工中心上:“图国强民才可以站的直,若查明真是小倭子装配出了事情,这次一定要打回去,咱老哥几个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李三炮怎么可能没火气,他心里真正怨恨的还有一层。

    他当学徒工的时候,就在伪满国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受欺负,谁想到老了,又受了小倭子欺负,这才是他咽不下那口气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车间内又讨论了一些细节,全部人去休息,为明天养足精神。

    次日,上午八点半。

    李三炮象一个寻常的退休老头那样来到了工电厂总厂,干什么,报销医药费。

    李三炮来了,谁还敢拦。

    闲溜达,顺便见到老伙计聊几句。

    总厂办公楼内。

    几位大领导正在争吵。

    七十万美元的零件费,虽然对于一个大厂来说,这点钱不算什么,但这仅仅是零件费。其实易损件也会磨损,之后怎么办。

    珍贵的外汇就这么浪费了修理上。

    修配分厂的厂长胡荀此时低着头坐在角落,他不敢出声,不敢接话,默默的念着希望领导们看不见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越是躲,越是会被人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胡狗子,你他娘的象是娘们,站起来给老子说,你们修配分厂就这么怂了,组织人手再次攻坚,能不能自己修这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叫狗子,我叫胡荀。”修配分厂的厂长胡荀小声的回答了一句,攻坚这事他半个字都不敢提。

    已经五天了,修配分厂已经下足了功夫,根本没办法重新制作损坏的零件。

    “你连狗都不如,小倭子在门外乱叫,门房的狗都知道咬人,你连咬人都不会。”七分厂厂长张昌兴骂的极难听,但胡荀却是半句都不敢顶。

    张昌兴拿起水杯猛灌几口,长叹一声:“今七十,明八十,老子就说旧机器买不成,小倭子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修配分厂和主力分厂地位不能比,行政级别差两级。

    七分厂就是承担许多重要任务的主力分厂。

    不说级别,此时修配分厂也没底气顶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吕大才呢,进了那放有停机设备的车间,以检查机器为名趁人不注意快速的拆了两套零件,然后用衣服包着来到约定的地点,车间旁的一块放废品的空地。

    李强就等在这里,见到吕大才后虽然不认识,可他知道有人会给他东西。

    将零件接住,李强毕竟小时候就在工电七分厂里跑,知道有小跑,知道有什么管道可以钻,飞奔着跑到一处矮墙旁喊了一声:“大桥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桥的回应,李强用力将衣服包着的小包扔过墙。

    “接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回应了一句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强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,他只是昨晚接到了赵放的通知,明天因为他熟悉工电七分厂的各种小路,帮着送一样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是白昊要的,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强滑头,贪小便宜,可关键的时候真的不掉链子。赵放没有任何的许诺,只说白昊需要,而且不能露面。

    李强没二话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桥呢,连问都没问,只知道接应了就赶紧最用最快的速度送过来。

    九分厂,陆桥到厂门口赵放正等着呢,见到衣服里包的东西就狂奔着往车间跑。

    所有人已经就位。

    分析零件,研究材质,找替代品,准备机器刀具,开始研究设定加工程序。

    所有人配合得当,速度极快的开始了动作。

    再说工电总厂。

    总厂设备科的科长李援朝独自一人坐在厂子前院的丁香树下,脚下已经有一堆烟头了。

    李三炮见了几个老朋友,又在工电食堂吃了个豆浆油条,走到工电总厂前院溜溜食,却看到了自己的本家设备科的李援朝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还是没出五褔的侄子。

    李三炮走了过去:“援朝,你还为你弟弟结婚的事情发愁,你爸不在了,有什么困难叔帮你想想,要是女方家里非要电视机,叔给你弄一台。”

    李三炮知道白昊手上的电视机多,比原先答应给生产多士炉发奖励的要多出几十台。

    “叔,电视机的事情保卫处的三科鲁科长帮我卖了一辆黑市二手电视机,我发愁是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。”李三炮说着发了根烟给李援朝。

    那怕他知道李援朝就是总厂装备科的科长,肯定是为修理那机器发愁,此时却是不动声色,因为白昊有句话说到他心坎上了,没把握就不动,有把握就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李援朝接过烟:“叔你这两年不在厂里,有些事情叔可能不知道。小倭子不地道,七分厂那边的设备坏了,修配分厂攻坚,刚才修配厂过来说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你可能不知道,你大徒弟张建国回来了,就在攻坚小组。没办法解决,只好找设备厂家过来,谁想光是轴承座就要咱们七十万美元。这还不算派人过来的钱,加上来怕是八十万美元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李三炮愣了一下,昨天吕大才说因为轴承引发的损失就要上百万,可万万没想到,光是轴承的直接损失就已经八十万了。

    这么贵。